文◎宋晏仁 醫師

食病食治專欄這幾個月都專注在糖尿病的治療問題,原因是:(1) 國人的糖尿病發生率逐年升高,有一發不可遏止之勢,顯然目前的藥物治療模式與公共衛生策略須檢討;(2) 國民健康署在糖尿病防治指引加入了一個「獎勵」條文,指示醫師必須對糖尿病患者增加胰島素的施打率,也就是醫師的病人群中施打胰島素的人數必須逐年成長,每增加一人有健保500點的獎勵,並且提醒醫師要儘早使用胰島素。

看到這個條文,我的心裡只有不斷禱告:主啊,救救台灣人吧!

2008年美國「國家心、肺、血液病研究中心(NHLBI)」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叫「ACCORD臨床試驗」,發現加強使用胰島素治療糖尿病患者,雖然血糖明顯較對照組(沒有使用胰島素)來得低,但心血管相關的死亡率卻增加高達3.8倍之多,因此研究被提前終止。該研究團隊非常困惑,因此鍥而不舍地用各種統計模型反覆分析數據,最終在2015年再度發表一篇追加報告,宣稱2008年的心血管死亡率增加與胰島素無顯著關聯,主要原因是發生了「低血糖」。

所以,現在很多醫生都會說,血糖要好好控制,但也不要搞得太低……這是哪一門子的臨床指引?血糖要控制,但不要搞太低? 我最近演講都會問與會醫師:「各位的病人施打胰島素沒有發生過低血糖的,請舉手。」沒有人舉手,每位醫師都碰到過病人低血糖。

所以醫師一方面要病人打胰島素,但也一定警告他們要注意昏眩、冒冷汗、發抖等低血糖徵象,隨身要攜帶一顆糖,「救命用的」,因為低血糖會死人的。我再問:「各位的施打胰島素的患者群中,大部分使用劑量越來越低,終於停用的,請舉手?患者不會越來越胖,體重控制良好的,請舉手?」沒有一位醫師舉手。使用胰島素的病人,幾乎全部都越來越胖,劑量越用越多!

然而現在健保卻鼓勵醫師,增加病患的胰島素施打率,提早胰島素使用的時機,這等於台灣正在重複美國2008年的ACCORD臨床試驗!我不敢想像三、四年後,台灣的十大死因將有何種變化,只能祈求上帝保佑台灣的糖尿病患者了。

最近工作忙,拖延了傳神的稿件,今早(10月1日)志偉牧師親自來門診催稿,他調侃,文思困窘了?我說,故事太多,不知如何剪裁。我隨手打開電腦上今天的門診患者,沒給他看名字,只指出關鍵數據:你看,這位大姊8月27日在別的診所檢查出糖尿病,空腹血糖345毫克/分升(正常低於100),糖化血色素14.5%(正常低於5.7)。醫師開了非常強的藥劑,她服藥後,噁心、腹瀉、低血糖。9月24日來我門診滿臉愁容。我跟她說明糖尿病就是「醣類食物不耐症」的道理,照我的211飲食法,嚴格限制糖分,並重新換了不會刺激胰島素過度分泌的藥物,請她三餐飯前飯後都測量血糖,做飲食紀錄。剛剛就在你來之前回診,你看,她回家後第一餐飯前320、飯後290。第二餐開始按照211,並且服用我的藥,立刻降到餐前190、飯後200,第三餐飯前140、飯後150……,今天門診測量,算是早飯後,才135毫克/分升,幾乎等同正常人。大姊直說,你這方法真靈,只要改變吃的東西,完全不會低血糖,也沒有腸胃不適。

我說:「大姊你這就對啦。這就是改變的力量,才一個禮拜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