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在一家市立醫院骨科病房帶學生實習時聽到護士交班:「今天有四位糖尿病病人要截肢,其中一位是第二次截肢,上次是膝下截肢,這次膝上截肢。」當下,我懷疑我聽錯了,因為嚇到我了,這一幕我永遠無法忘懷。從此,我只要接觸到糖尿病患者,無論其患病時間多久,我總會關注其足部神經與血管的功能。當行走步態的觀念隨著我多年臨床研究而有更多的理解時,更深刻體悟到「有正確步態就有可能讓糖尿病患者早日遠離截肢的威脅」。

全球糖尿病人數正快速增加

糖尿病人數正快速增加中,根據國際糖尿病聯合會(InternationalDiabetesFederation,IDF)最新出版的糖尿病地圖指出,統計至2015年,全球罹患糖尿病人口為4.15億,估計2040年將達到6.42億,相當於每10人將有1人為糖尿病患者。糖尿病是全球十大死因之一;在臺灣,糖尿病於1991-2018年間,位居十大死因之第四名或第五名。

不少人已暴露在截肢的威脅中卻渾然不知

IDF亦指出,目前全球有1.93億人口並不知道自己罹患糖尿病,且多數為第2型糖尿病患者,因患者可能長年來都沒有表現出任何症狀。然而,血液中的高血糖會隨著時間破壞神經及血管,因為,當糖尿病血糖控制不佳時,就無法代謝血液中的血糖而影響脂肪和蛋白質的代謝,進而發展成血管病變及神經病變。血管變,使血液循環變差,傷口不易癒合,增加感染和截肢的風險。而神經病變不只影響感覺神經,使足部的保護性感覺喪失,容易造成足部潰瘍,運動神經病變也會引起肌肉萎縮與活動力降低,導致足部變形而增加足部壓力和長繭,異常的移動重心軌跡也可能會促使潰瘍更容易發生。足部潰瘍是多重因素導致,即使成功的處理足部潰瘍,足部潰瘍仍有高再發率其介於30%至40%,其原因不外乎糖尿病患者步態至今還未被正視,更遑論透過步態矯正來改善足部壓力,進而預防足部潰瘍免於截肢。

除了肌肉力量的減少和肌肉品質的劣化與糖尿病有關,患有第二型糖尿病的老人族群亦有較高的移動失能的風險,據此,如何為第二型糖尿病的老人族群提供客製化步態照護,儼然是高齡時代不可忽視的一環。

糖尿病的合併症對步態影響深遠

即使無併發症之糖尿病患者其運動能力仍有下降情形,如果再合併周邊神經病變,可能的影響包括平衡能力及步態,因而增加跌倒的危險。因為,遠端感覺神經病變若侵犯到較大之神經纖維,會引起振動感覺及本體覺降低;如果侵犯到較小之神經纖維則會引起感覺異常、降低溫度感覺及痛覺。相較於非糖尿病患者之步態,糖尿病患者之步行速度較慢、踏步長和跨步長較短、站立期較長、步寬和步態變異量增加,在不規則的平面上行走的踏步時間變異量較大,且會呈現不適當的足部壓力分佈。伴有周邊神經病變的糖尿病患者其踝關節的活動度也會減少,同時,踝關節在推進時的瞬間角度和力量也會減少。

由此可知,患者如果期待糖尿病要自我照顧得好,除了要兼顧藥物治療、飲食治療和規律運動,還必須接受專業的步態檢測與矯正。羅馬書8章28節:「我們曉得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神的應許總不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