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至親的痛,使我對遭遇苦難與痛苦的人特別感同身受,也更能體會災民的痛楚。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

moriyuri
日本著名福音歌手
日本國際飢餓對策親善大使

如果神的時候一天天的靠近,那麼我們隨時都可能見到世界末日。這世上有好幾十億人,行走在不同的路上,絕對不是偶然。在相同的時間,相同的場所,能夠共同渡過這個時間,絕對是有其意涵在內的,這就是連結。

藉由歌曲讓 神的生命和愛傳達

每次想起自己與台灣宣教的連結,總是不得不對 神的旨意俯首稱謝。我原本並不是福音歌手,藝術大學音樂系畢業以後,在NHK電視公司擔任「歌唱大姊姊」,對於從小就喜歡唱歌的我而言,能進入政府經營的NHK從事歌唱工作,真的是初嚐了人生勝利組的滋味。後來也參與節目製作及擔任劇團主角,從事各樣的音樂與藝術表演工作,每天都過得很充實。

我的二弟就讀神戶大學並在知名學者門下學習,他曾告訴我:「姊姊,我以後想要成為記者,將姊姊的音樂藝術活動編寫精彩的新聞報導。」我們全家一直以他的學業成就為榮,也期待他畢業後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痛失至親 悲傷破洞籠罩全家

1995年1月17日清晨的阪神大地震,突然襲擊了以神戶為主的重要都會區,人員傷亡與都市景象的損毀程度,嚴重到令人難以置信。當時即將大學畢業的二弟,已經被新聞媒體公司錄取為新任記者,為了完成畢業論文而留在神戶的住所。二弟位於二樓的住所因激烈的地層震動,崩跌至一樓的位置,二弟從瓦礫中被搬運出來時身軀已經冰冷。

我接獲噩耗,見到靜躺在屋內的二弟如同木乃伊般被白布包覆著,爸爸呆滯的眼神,媽媽絕望的哀嚎,我的心似乎破了一個巨大孔洞。這個因為二弟的意外喪生而出現的悲傷破洞籠罩著全家,即使身為當時家中唯一的基督徒,我還是有很長一段時間難以從悲傷中走出來。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椎心之痛 開啟音樂宣教旅程

在多次的禱告中,奇妙的感覺時常湧現,我從內心的悲傷破洞中看見別人的傷痛,這是我以前不曾經歷過的感覺,讓我愈加確定是, 神藉由失去二弟的椎心之痛,讓我擁有可以安慰別人的樸實心境。於是我辭去NHK的工作,祈求 神悅納我的音樂藝術工作,帶領我成為感謝讚美 神的器皿,用歌聲撫慰那些蒙受災難痛苦的人們。 傳道書3章11節 :「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 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這節經文再次讓我深刻體認,即使當初我很難接受二弟突然離開的事實,事後我慢慢理解到,這一切都是 神落實在我身上的美好計畫。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用歌聲撫慰人心 讓憂傷暫被遺忘

1997年春天,我第一次到台灣宣教旅行。那是日本基督教高砂教會手束正昭牧師舉辦的針對原住民的旅行宣教。在那裡渡過的十餘天,不僅品嚐阿美族的手作料理,也相互交流,聽到手束牧師帶來充滿聖靈的訊息,他們便能隨即唱出充滿喜樂的讚美,真是一群喜歡敬拜的族群呢!1999年9月21日台灣發生大地震,我擔心極了:「在台灣宣教旅行時蒙受朋友們的照顧,他們一切安好?一同辦過音樂會的教會也平安?」縱使很想立刻飛往台灣,但一時之間在行程安排上是困難的。我只能先在既定行程的音樂會中開始募款,兩個月後的11月中旬前往台灣中部災區。

災區受到的損害真是非常重大,看著多處的山脈崩塌、地層外露,目之所及盡是倒塌毀壞的建築物,我們小心地前往位於震央附近的埔里基督教醫院,裡面擠滿了驚魂未定的災民。教會同工就地搭造一個小型舞台,讓我們向著大廳裡的災民們歌唱。當我唱著『彩色泡泡』、『春天來了』等童謠時,有人落下歡欣的淚水、有人用包紮繃帶的手打著拍子、也有人即使吊著點滴也跟著哼唱不停,在場的人都深深被感動。

921大地震 開展巡迴宣教計畫

在台灣的921大地震發生以後,我似乎總是聽到強烈的呼召,要我前往台灣慰問蒙受災難的人們。這個耳邊響起的呼召,讓我的眼前浮現出一群悲傷的人們,他們與我一樣,身上都有著家人因為意外災難而突然離散的傷痛,因此我感覺到我應該要去陪伴他們渡過困難的時刻,即使他們是在台灣。
在完成台灣921大地震慰問音樂會以後,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多位牧長的奔波提攜下,開展了每年固定前往台灣舉辦巡迴宣教音樂會的計畫,而我也陸續出現在許多災後的各國場所,特別是在地震災區提供關懷慰問的音樂會。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主啊!請憐恤我們

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發生大地震,當時我剛好在宜蘭準備當年的第一場宣教音樂會,從電視畫面目睹日本東側海岸遭受地震與海嘯襲擊,感同身受的變得坐立難安,很想立刻前往陪伴承受傷痛的人群。終於在4月上旬,我們才得以進入受海嘯襲擊最嚴重的宮城縣石卷市重災區。

當我們踏入設置在當地小學教室內的臨時住宅中,現場堆積著各種生活物品凌亂不堪,災民們似乎還驚魂未定,表情冷漠有著很大的距離感。我鼓起勇氣說:「大家辛苦了,我也在阪神大地震中痛失親愛的弟弟,即使面臨痛苦考驗,我還是得以走出陰暗而活出新的人生,請各位聽聽我的歌。」聽到我痛失弟弟的經歷後,他們原本緊繃的表情變得鬆軟了,聽了我的歌聲後,大家的淚水彷彿從水龍頭洩潰而落……。

在離開災區之前我禱告稱謝:「主啊!請憐恤我們。」也不斷使用在台灣學到的「願」這首詩歌的歌詞來禱告:「為這塊土地我誠心祈禱,願生命和希望常存於這個國家。」

改變來到 一禱告就有好事發生

我的家庭也是逐步邁入 神的恩典計畫,迎接改變的來臨。二弟離開後,有幾次回大阪老家時,我的聖經被放在與原本位置不同的地方,大弟會突然說些令我訝異的話:「姊姊,聖經裡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二弟已經完成在這個世界的任務,回到天國去了,可是我好像什麼都還沒有做。我要信耶穌,這樣就可以進去天國見到那個傢伙了。」

大弟以前不喜歡讀書,也不喜歡學校,更曾說過討厭基督教,我知道這改變來自 神的憐憫。我的家人也全部受洗成為基督徒,全家聚在主的疼愛裡。「姊姊,成為基督徒真好。雖然還是會有煩惱與痛苦,但只要禱告就確信有好事發生。」這等改變何其美好。

神親自動工 成就美好計畫

現在想著,當初我一直很難找到為何二弟就非得在大學畢業前夕步上死亡的理由,經過這段時間,我深刻領悟到是 神在親自動工,將二弟的生命動力傳承給大弟,成就了全家信主的美好計畫,有這樣的家人為我的音樂服事而禱告,是我可以堅定作為福音歌手的重要支持。 父親離世前說他是抱著愉悅盼望準備離開的,因為在天國有二弟在等候他。我深信,這一切都是 神在先前就完成的精密計畫,為要讓我們認識――生命終點的悲傷不再只是用悲傷作為句點,而是以盼望期待的心,掙脫世間對於生命終點的灰暗束縛。

上帝透過悲傷 讓我品味生命的美好用盼望、期待的心情 為上帝而活

感謝主,原來耶穌基督已經透過祂在十字架上的生命歷程,向我們展現生命終點之後其實是接續著旺盛的希望,悲傷真的不是生命的句點。「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8)二弟的突然離世,引導我踏上福音歌手之路,讓我可以用歌聲讚美 神,傳送 神永不離棄的愛給正遭受苦難的人。 懇求 神的憐憫,繼續用我做為傳揚福音的器皿,讓我可以持續探望困在悲傷中的人,可以與不同國界的朋友一同相約數算來自 神的恩典,懷抱感謝與希望而不再悲傷。

森祐理宣教士,即將於4/28至5/2來台舉辦在台北、桃園、嘉義及高雄共五場的「森祐理母親節幸福音樂特會」我們誠摯地邀請有感動的教會共同協辦,讓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們能帶著他們未信主的母親和家人,共享溫馨的母親節音樂會,並與傳神一起興旺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