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嫁給了 離家出走的男人

文◎喻碧蘭 Angela Yu 口述

「婚前,先生是大家眼中的模範青年,但婚後卻變成沒有固定工作、夜不歸營並染上賭癮,這樁婚姻,讓我常常落淚、控告自己。」外表時尚、看來非常堅強的喻碧蘭傳道,一提起那段傷痕累累的婚姻,眼眶還是會泛紅……

結婚不是避風港 迎向另一波襲擊

其實,婚前我與前夫的價值觀就不同,我是顧家的人,但他愛朋友甚於愛家人,常常半夜兩三點還跟朋友喝茶聊天,天真的我卻以為結婚後他就會改變,給我一個避風港,但沒想到迎接我的卻是惡夢的開始。

婚後,他因為做生意而沒有固定薪水,但孩子又相繼出世,充滿責任感的我遂一肩挑起養家重擔。我開早餐店非常忙碌,他又常常不回家,我們彼此沒有溝通,誤會愈滾愈大,後來才輾轉得知他染上賭博惡習。我到廟裡求,投入大量時間金錢,從南拜到北,希望有「神」來拯救我的婚姻,但始終不見好轉,我崩潰了:「到底哪裡有最大的神能解決我的問題?」

認識獨一真神 生命帶來改變

當時的鄰居秋霞告訴我:「既然妳甚麼神都拜過了,要不要認識耶穌這個最大的神?」凡事禱告神!我進了教會,28歲時受洗歸入主名,成了天父的女兒。後來我帶著孩子回埔心娘家開了服飾店,生意很好,但無論再忙,逢主日我一定公休,帶著孩子到教會專心敬拜上帝。不久在台北開了第二間,並接了一些協助門面設計和指導經營理念的案子,不到30歲,我已購置三間房產。

進教會兩年,先生突然回來了。他在外面欠了不少債,我還是接納他並幫他還清債務。很多人可能不了解遇到婚姻風暴的女性,為什麼不勇敢離開?現在想來,很大的心理因素應是「找不到自己,也害怕失去」。後來為了孩子們的教育,也為了讓先生遠離賭癮,我申請了加拿大「企業家移民」方案,全家一起去了溫哥華。

常想靠自己的力量 改變人及環境

到溫哥華後,先生也跟我去教會,並信了主,而且服事也非常認真,我則在台灣、加拿大兩邊跑,還是非常忙。就在我覺得一切似乎都步入正軌時,壞消息又來了!移民官告訴我:「妳不能再兩邊跑,因為企業家移民的限期已經到了。」我被限制出境。

當時,移民官有給我另一個選項:「取消移民,全家一起回台灣。」但先生和孩子們都想留在溫哥華,而此刻我身上只有不到20萬台幣,如何讓全家溫飽呢?

台灣的生意要結束,我又無法出境處理,後續工作怎麼辦?我把全部責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攬,那時我不知道凡事靠自己,也不討神喜悅,更不明白家庭是由兩個人建立的,不是單靠自己就可以撐起來的,壓力把我打趴在地上,我整整病了半年。

神拔去我倚靠的勢力 全心倚靠祂

長久以來,我總是忙忙碌碌。生病這段時間,我無事可做。神讓我靜下來,開始學習跟祂對話,跟孩子與先生相處。
沒有足夠的金錢,我們還是同心禱告開了一家珍珠餐廳,生活問題迎刃而解。後來企業條件限制解除,神感動卻讓我「結束生意,專心照顧家庭和孩子」!是我順服聖靈,專心服事上帝、家庭和教會,那時我還創下在教會帶領7個小組的紀錄。

回想那段時間,很充實,先生開始找工作,但不久他又故態復萌,兩三天不回家,此後居然一去無蹤影……

那時,我的三個孩子比較懂事了,逐漸了解我們的婚姻狀況,再一次面臨先生的離家出走,神卻讓我看到一句話:「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拉太書6:7-8)我看到兩條不同的路以及兩種不同的結局!

當下我被神提醒:若選擇不饒恕,不僅自己活在苦毒中,連帶孩子也苦毒傷害,若選擇寬恕,那麼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先生已離家十幾年,習慣倚靠自己的我,開始學會事事倚靠神,不用再自己扛,好強的我終於順服在神面前。

我常常數算自己失去多少東西,卻沒有數算擁有多少,我流著淚禱告:「主啊,我有祢,有自己的一雙手,還有三個可愛的孩子!」我為這些神給我的恩典感謝祂,不再為自己失去的一切埋怨祂。

家庭祭壇 神的話成為我的方向

我的三個孩子都因認識神而走在上帝的道路,家庭祭壇就是我們分享生活點滴的時刻,常常,我自己覺得無力、灰心時,孩子們會跟我說:「媽咪,妳已經盡力了!」頓時我的心就得安慰;常常,我覺得撐得很辛苦、很累時,孩子們會說我是倚靠上帝的母親,頓時我的力量就又來了。

在溫哥華吸食大麻已合法,但家庭祭壇的影響,讓我的孩子們學會拒絕誘惑,也讓他們學會聆聽神的話,當遇到挫折時,通過家庭祭壇與家人交心、分享,在家庭祭壇中輪流敬拜,生活分享和彼此禱告,神的話親自帶領他們前進,不是我做了甚麼、而是上帝親自做工,我親眼見證上帝在我家奇妙的作為,讓我卑微的生命能因這篇見證彰顯主名。

孩子們接受「沒有父親在家」的事實,我們開始定期家庭旅遊和聚餐,感情也更加密切,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但當我們實在悲傷到無法喜樂時,也可以倒過來,先從最後一個開始,先數算神恩典、交托禱告,讓神喜樂的靈充滿滋潤我們。

神一直為我開路,後來我按立傳道服侍在青少年事工和醫治事工方面,加拿大政府輾轉得知我對帶領青少年很有方法,便邀請我參與邊緣少年的工作,並提供幫助他們的方法分享給其他寄養家庭,我告訴他們「我英文不好,也不會開車」,所以無法去政府上職前受訓,但他們卻派專員和翻譯來教我,「面臨神給我的挑戰,我都會去做!」

喜樂是永遠最美麗的外觀

在婚姻經營裡,當堅心倚賴主的帶領,祂必保守我們的平安。不管在怎樣的環境,喜樂的心都是一帖良藥,也能讓我們在面對困難挑戰時,還能平靜安穩。這段失敗的婚姻,讓我嚐盡苦楚,但現在,我幫助許多失婚女性,帶領她們在失婚風暴中學習信靠神。至此我才終能了解上帝的美意,也希望所有失婚女性都能常常禱告,專心信靠神,更求神給我們智慧成為通達的人,知所當行!

走過這一切,幾次在溫哥華街頭偶遇前夫,但我心裡卻沒有一絲憤怒生氣,倚靠神讓我的心平靜安穩,也能在心裡為他祝福,我「不用為那不愛我的」落淚,但愛我的,我一定好好珍惜,就像愛我的主、還有我的三個孩子。感謝主賜我勇氣,靠主剛強站立在傳神,見證祂無盡的榮耀!

我的英文名字是Angela,是我女兒幫我取的,我問她:「妳為什麼覺得我要叫Angela呢?」她說:「Angela的意思是幫助者,你好起來的時候要成為幫助者,成為別人的天使!」那時很被感動和鼓勵,覺得神透過女兒對我說話。果真如此,行在其間!


2018-12-18T12:40:1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