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志偉牧師 口述
李瑞娟 採訪撰文

當父母生病時,您會選擇怎麼  做呢?」陪伴就醫、找看護或是送進安養院?以上這三個選項,沒有孰對孰錯的問題,但若您正為此事徬徨,或許從我母親的身上,您可以看到她為我父親所奉獻、犧牲的時間和體力,以及為家庭的付出,不但個人沒有虧損,神反而給她加倍的祝福。

在照顧罹患巴金森氏症的父親長達十幾年的時間中,母親付出的愛,不但滋養了父親因生病而日漸乾涸的心,也讓我們家人間的感情更加堅定。

突然生病   計畫「無限期」延宕

正當父親憧憬著退休後的美好生活並且準備著要去讀神學院時,卻被診斷出罹患了巴金森氏症。起初,他的身體並沒有顯著不適,他不斷的禱告說:「神啊,我生病了,祢要醫治我,不然我就不去唸神學院了!」聽了他這樣「條件交換」式的禱告,我告訴他:「爸,您雖然生病了,但您的手腳都還能動,還是可以服事神的啊!」但他還是決定把讀神學院的事先往後延。

從罹病第二年開始,父親的身體漸漸虛弱,所以他停掉了教會的服事。

母親學習耶穌的僕人樣式

當時,中度巴金森氏症的父親,白天症狀不甚明顯,但是每到晚上12點及凌晨3點左右,就會全身嚴重抖動且持續一小時上下,過後的他大汗淋漓、衣褲濕透,媽媽每天這樣幫身材高大的父親翻身擦背、換完衣褲兩次下來,也已筋疲力竭、全身盡濕。再後來,父親又開始巴金森中度之後的另一症狀――尿失禁,而他又非常排斥穿尿布,所以母親還要每天數次幫父親清洗屁股,換洗衣褲及床單被單,防止他生褥瘡。如此耗費體力的工作,先後「落跑」了兩位外傭。但是母親仍然堅持自己親手照顧,因為她說,想讓父親有尊嚴、有溫暖的在家安養。

家有巴金森氏症病患的家屬一定都知道,控制巴金森的藥物多巴胺有一項副作用――患者有時會幻聽幻覺,一次在母親累得精疲力盡在客房休息時,父親覺得母親不理他把門反鎖,因此拿著菜刀要把門鎖撬開,但這個舉動相當的危險,父親有可能因為衝動釀成意外的悲劇,但是,母親的愛和冷靜在當下化解了此次危機。

這對當時也已年屆70的母親來說,無論在心力還是體力方面,無疑都是一項非常大的考驗和挑戰,但她對此毫無怨言。為了讓我們三個子女都能安心工作,專心服事神,她把照顧父親的工作一肩扛起、毫無怨言……。

母親沒有因著照顧的辛苦而落跑,她學習耶穌的僕人樣式,願意全然服事父親而不覺得絲毫委屈。

禱告三部曲:聽從、順從、跟從

父親的生病,也讓我看到很多基督徒身體病痛時的光景──通常我們希望神先來醫治我們,好像這樣子的信仰才有見證,但神其實希望我們「先從聆聽祂的聲音開始」,而不是一味地要求祂聽到我們的聲音,聽從、順從、跟從祂,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願意甘心把自己先擺上,但是有很多人,包括我父親,他們都把順序「倒過來」行:要求神先醫治,再決定自己要不要擺上。其實要不要醫治,那是神的工作,而不是人的工作。

傳神多年來的困難就是老人事工非常不容易復興。以賽亞書6章:「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當老人身體機能漸漸退化,尤其罹患慢性疾病時,不容易聽到主的聲音,更不容易順服主,反而遠離主的道路;生病的人,每每定睛在藥物和醫生,卻沒有因生病而獲得的休息時間,好好反省自己是否有遠離神?

惡者很容易從人最重視的健康、財富、感情,來破壞人與神的關係。如果家人有病痛,身為基督徒,我們應當是自己先回轉向神,願意被神所使用,接下來,耶穌就負責我們「意外的平安」,保守我們的心思意念。

傳福音   要先從尊榮父母開始!

當時我最大的異象是成立基督教電視台(那時台灣還沒有基督教的電視台),但看到父親生病,心中只想我能為他做些什麼?所以我毅然決然放棄了夢想,將我辦公室隔壁的會議室改成爸爸的房間,每天帶他一起上班,這樣既可隨時照顧到他,也方便讓他跟傳神義工一起去服務。

若有人問我放棄夢想會不會遺憾?放棄夢想固然遺憾,但若不能陪伴、照顧遲暮之年生病的爸爸,我會更加遺憾!因為在我心裡父親的「重新得救」勝過於世間萬物。

父親安息主懷之前,因著母親的照顧,讓我看到這美好的見證,也堅定了我服事上帝的力量,這幾年,我每每回憶那段和父親獨處的時間,都覺得是神特別的眷顧。父親的病症雖未痊癒,身體也仍承受著疼痛,但他在跟我們參加各種義工活動時,卻是得著釋放的,他的心喜樂、靈得救,那是比醫生、藥方或維持身體正常機能來得更有意義。鼓勵為人子女者,傳福音不用跑到大老遠去,先從家裡,尊榮父母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