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透力的禱告 讓我回轉向 神

我不斷找藉口向 神逃避、延遲,要祂給我更多「自由」的時間,但因著母親迫切的禱告, 神給我的期限似乎到了。

文◎李志偉牧師 口述
李瑞娟 採訪撰文

還不到30歲的我就胸懷大志,企圖走一條自己的道路,一手開創了5家公司,在世人的眼中,我應該算是一個成功的「年輕企業家楷模」。

不靠神,我也能做得很好!

母親一直希望我退伍後就去讀神學院,為主作工、廣傳福音。而那時候我的事業已相當成功,並因緣際會幫董氏基金會規畫週年活動時,認識了已故公益藝人孫越叔叔,我們很談得來,並成為忘年之交。孫叔叔是「老年才信主」的基督徒,而我卻是一個
從母胎就被母親獻給神的孩子,所以我常跟母親抱怨:「妳為什麼那麼早就把我獻給 神?我不想這麼早就去做傳道人,孫叔叔吃香的、喝辣的、該玩的,甚麼都做過以後,到了50多歲才信主,您可以讓我有自由的空間,闖蕩屬於我的人生,衝出自己的一番天地嗎?等年紀稍長時再去做一個傳道人,全心服事 神。」當下父親非常支持我,他不顧母親的反對,鼓勵我:「男人就應當去衝,事業成功後,將來再服事神也為時不晚。」
這讓母親更加憂心,一見面就抓住我不放,試圖說服我。因此,我刻意躲避母親的關心,不讓她知道我「身在何處、在做甚麼事」。

父母因此好一陣子意見不合、常常吵架。母親不斷告訴我:「你是屬神的,並不屬世界,錢夠用就好,錢愈多,慾望就會更加綑綁你。」但我對這些話置之不理。

母親的禱告突然變得很有穿透力

到後來,我與母親形同陌路,住在家中卻常常幾天不見面也是司空見慣的事,後來,媽媽對我的勸戒突然停了,她開始專注向 神禱告,求聖靈光照、充滿我,並常常趁我睡覺時,在我床前做認罪的禱告,求 神砍斷惡者的捆綁與試探,忽然間,母親的禱告突然變得很有穿透力,雖然她和我沒有任何的交談,卻能讓我感受到一種強烈的想回家念頭。

某一天深夜時分,我還在臺北一間位於地下二樓的知名俱樂部應酬,卻突然渾身上下不舒服,對身邊刺鼻的菸味甚是厭煩、想吐,這時,為了躲避母親追蹤而關掉呼叫機的我,竟然忐忑不安的打電話回家。電話另一端的母親擔心的口氣中似乎還帶著些開心,問我:「你還好嗎?身體是不是不舒服、有想吐的感覺?」我心頭一驚,她怎會知道我不舒服、想吐?但嘴上卻回她說:「還好啊,家裡有事嗎?」母親接著說:「我和你妹妹正在家裡跪著為你禱告,求 神讓你只要一踏入不必要的應酬場所,身體就會不舒服,並且頭暈腦脹!」聽了她的話,我雞皮疙瘩滿身,她的禱告竟有如此的穿透力!當下我很清楚這是聖靈的感動,但卻仍沒有順服回轉向 神。

喜樂似乎離我很遠

我不斷找藉口向 神逃避、延遲,要祂給我更多「自由」的時間,但因著母親迫切的禱告, 神給我的期限似乎到了……

1989年10月25日,我跟友人一起到花蓮談一樁大理石生意。應酬結束當晚,莫名的空虛突然像鬼魅般朝我撲來,看著星空,我心裡吶喊:「我到底在做甚麼?」突感悲傷又孤單無依,喜樂似乎離我好遠。
隔天早上7點,熟睡中清楚感受到聖靈不斷催逼我起來禱告!禱告完,我繼續蒙頭大睡。8點鐘,聖靈再次催逼我起來禱告!此時禱告中有種不平安的意念,於是打給華航,想訂提前回臺北的機票,櫃台回說早上9點的飛機客滿。我繼續禱告,8點20分,我又打去,客服回我仍然沒位置,並一直說服我改搭傍晚的班機。突然8點30分,華航主動打來:「好消息!有位子了,不過您必須在趕在8點50分前趕到機場,因為我們飛機9點鍾準時起飛。」

感謝 神存留我的性命

掛好電話我火速打包行李,搭車一路飆到機場,趕到機場時已經9點鐘了,奇妙的是飛機竟然還在等我,於是我就順利回臺北。一回到家,我倒頭大睡,且睡得很沉。晚上9點多,家中電話響個不停,接起電話,緊張的聲音從話筒吼來:「你在哪裡?」「在家啊!」朋友焦急大叫:「拜託,全世界的人都在找你,平安就好,你快打開電視看新聞!」「中華航空402號航班今天下午由花蓮飛往臺北松山班機,在起飛後不久因轉向向錯誤方向而撞山墜毀,機上54人全數罹難……」

我馬上跪下禱告,感謝神存留我的性命,祂親自向我彰顯祂自己,此時我就像約伯一樣「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約伯記42:5)那次以後,我重新回到 神面前,回到母親面前,回到家人面前,獻身服事上帝,一刻也不延遲。

生命充滿飽足的平安喜樂

此後, 神把我放在銀髮領域,一步一腳印跟著 神的腳步走。過去是我憑自己創造出來的成功,結果滿是空虛失落;現在讓 神親自帶領,生命充滿飽足的平安喜樂。

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不相同,都有神的美意,為人父母,不管孩子現在是不是令您傷透腦筋?是不是走在神的道路上?我最中肯的建議就是「放手交給 神。」


2018-11-05T22:20:39+00:00
No announcement available or all announcement exp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