祢為什麼要帶走 我的真命天子?


楊荊生
曾任:第三屆國大代表

為什麼祢要帶走他?祢是上帝,至高無上的上帝,但為什麼要奪走我在世上最摯愛的人?為甚麼允許航空事故的發生,一瞬間,活生生的人就變成冰冷的屍體?讓我必須獨撐一個家?過著無依無靠的生活?」老實說,我很久一段時間都想不出這問題的答案,如今33年過去了,我終於明白,神為什麼要把他從我生命中帶走……

青春歲月 遇見真命天子

最年少無知的青春歲月裡,我遇到了他──我的先生,一個高大英俊的戰鬥機飛行員。他是天主教徒,我是第二代基督徒,我們的興趣也相投,彼此相知相惜,感情如膠似漆。所以21歲我們訂婚、22歲結婚,23歲老大出生,之後,老二、老三陸續報到,大家都稱呼他「展爸爸」。

或許是看了太多空軍飛行員失事,留下無助的配偶頓失所依的例子,先生鼓勵我要出去工作。他常說:「不是要妳賺錢養家,只是希望妳能發揮自己的長才,以後萬一……才不會……」於是我在他的鼓勵下進入小學擔任老師,周末假日又接了一個電臺節目擔任主持人,也得到金鐘獎殊榮。之後先生調到臺北,我也眷戀跟著他到台北的學校教書兼研究工作,指導教授鼓勵我繼續讀書,於是我又再去念大學。畢業後申請到臺東師專擔任老師,校長的鼓勵下我申請國科會進修的機會,一一念完並拿到學位。

痛失摯愛 失去生活動力

45歲那年,我在臺東大學擔任初等教育系老師,大兒子去臺南讀成大,老二和老三跟著我住臺東,先生在臺北、臺東兩地跑。一切都看似那麼的平順、美好,卻不知一場巨變正悄無聲息的臨到。我永遠記得那一天──10月26日,那一天下午,華航204花蓮飛松山班機撞山的空難消息傳來,我忍椎心的痛卻無法接受這個事
實,慟到幾近暈厥。

出事後,傷心欲絕的我似乎失去了所有動力,不知道如何處理先生的後事,來幫忙的都是先生的同事,有人帶我到廟裡問卜,也有人介紹師父,告訴我要怎樣拜、怎樣招魂……總之花樣出盡。從小在教會長大的我,哪裡知道這些?我就像個遊魂般,他們帶我去哪裡、我就跟著去哪裡。

那一年過年,家裡頭一次缺了男主人,昔日熱鬧、溫暖的家,現在冷得像冰窖。雖然他離開已經幾個月了,我仍陷在無止盡的悲傷裡走不出來,依舊傷心、依舊絕望……,「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身上?」這個問題好像發了芽的種子般生根在我心頭,朋友中有信佛教的、有信道教的,我就像個被操縱的魁儡,跟著他們東碰西撞的去找尋想要的答案,但是我始終想不明白,先生人這麼好,為什麼要帶走他?

悲傷輔導 上帝早有預備

媽媽年輕時即信主,是外婆家第一個信主的人。小時候我們全家在臺南長老教會聚會,後來到衛理公會,父母也獻身於建堂工作。先生出事前,我跟弟弟、妹妹都已遠離神。家裡只剩下母親仍堅守基督信仰、活在盼望裡,每日為我們禱告,但自那件事後她也受到無形的打擊漸漸失智,那段時間,悲傷啃蝕我的心靈,我多半是靠著讀書度過的,書架上一排排大學教育心理系、碩士輔導研究所的教科書,以前買了沒時間讀的,我就一本一本慢慢讀完,真奇妙,上帝連這樣
的「悲傷輔導」都幫我預備好了。

先生出事後的那五年時間裡,我因為不斷想找到有關生命的答案,漸漸發現跟原來那些佛道教朋友開始格格不入,很想再回到教會。但是因為太久沒去教會,不知道要怎麼開始?那段時間工作填滿我的生活,同時有三個工作──學校副教授、實驗小學校長、國大代表,也在社團當顧問、理事長等等,很忙。感謝主,因為這樣的忙,填補了一些空虛。

突有領悟 放棄競選連任

正當我要面臨「要不要再繼續選國代」這個問題時,突然有個領悟──「我媽媽失智加上身體也不太好,我可以去服務別人,但沒辦法服務自己的媽媽,好像真的很不孝」,因此我放棄國大代表連任競選,至56歲那年我服務已滿25年,就向教育部提出退休申請。這樣就脫離了政治圈,也脫離了很多不必要的應酬。

把臺東的工作結束後,我回到臺北跟媽媽一起住了半年。有一天,媽媽對我說:「我的生命已接近尾聲,但荊生妳還年輕,放下工作照顧我,我不敢當,這樣我會很虧欠上帝。妳要重新去工作,不然妳也對不起國家社會的培育,對不起神給妳的智慧。」

媽媽這一席語重心長的話講完沒多久,先生的同學就來邀請我去致理商專擔任老師,就這樣,我在致理教書8年,那段期間,媽媽也安然離世,享壽87歲。我感謝媽媽,是她的禱告讓我縮短在曠野遊蕩的時間,是她的禱告讓我重回神的懷抱,回到神的家固定侍奉,才有了喜樂平安的生命,她真的親自把我的手交在主耶穌手裡,她才安眠。

喪夫經歷 探索生命教育

我不斷被神擴張,開始往生命教育的領域走,擔任中華生死學會理事長,推動生死學及研究,跟殯葬業者有接觸。因為經歷過喪夫痛,讓我能同哀哭的人一起哀哭。後來成立「一葉蘭同心會」,把遭遇相仿的人聚在一起,哭在一起,也唱卡拉OK紓壓,安慰她們,扮演大家長的角色,也深深體會單親家庭當家有大事時,她們有走出去的困難,我就看到上帝的恩典在其中,讓我成為幫助者,給她們勇氣,讓她們不致孤單悲傷,而我在幫她們同時也等於陪伴了自己。

後來,內政部要訂定殯葬業管理條例,看了那些條例,我直覺回:「看不懂。」因為身為基督徒的我對許多宗教的儀軌規定都不懂,比起那些儀式,我反而覺得殯葬應該強調的是「對活著的人和死去的人,都要同時顧到」才是正確的方向,對活著的人要悲傷撫慰,也就是悲傷輔導。

現在,我在新北市也參與了很多評鑑計畫、在Career就業情報擔任職涯顧問,去年又主講銀髮族生涯規劃。現在的我75歲,仍然非常投入工作、喜歡工作。

多年疑惑 找到稱心答案

多年來遍尋不著的答案,如今都明白了。耶穌回答:「我所做的,你如今不知道,後來必明白。」彼得說:「你永不可洗我的腳!」耶穌說:「我若不洗你,你就與我無分了。」(約翰福音13:7-8)是的,雖然答案是殘忍的,但我清楚明白我是屬神的人,神使用我的經歷去幫助那些孤苦無依的女性,也因為「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使徒行傳17:28)生與死的奧祕,上帝有絕對的主權,更讓我知道人的渺小,讓我在人生的旅途上更加珍惜自己「被存留」的生命。一切榮耀歸於 神!


2018-11-06T19:47:49+00:00
No announcement available or all announcement exp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