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暗入奇妙光明

從荒原到花園,從冰心到熱情 張家堯醫師經歷天父的愛之旅

文◎張家堯 口述
李瑞娟 採訪撰文
陳柔伊 攝影

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小兒血液腫瘤科暨血友病中心主任的張家堯醫師,近10年來在血友病的醫療上發展卓越。工作上,是在專業領域中下了很多功夫的好醫師;家庭裡,是非常看重親子關係的好父親,然而,卻是一路顛簸學習、在上帝豐盛的恩典中成長領受……。

因嚴厲管教而心靈受創、個性扭曲

我在家族中是長子、長孫,兒時就備受恩寵。記得我上幼稚園時,與弟弟都很調皮,媽媽曾說帶這兩個調皮兒子很累,但卻很快樂。

小學二年級時,生命中發生了一個重要事件,因為我擅自拿父母的零錢買玩具小火車,被父親知道後,怒用皮帶猛抽打我,我躲在棉被裏嚎啕大哭、無人安慰,哭到眼淚乾掉為止,小小的心靈驚嚇受創,心靈好像死去一般,從此個性丕變,變得安靜、退縮、害羞、自卑、懼怕權威、很怕犯錯、會自我控告、沒有緒與眼淚。個性受到扭曲後,感覺只要乖乖聽話順服就會沒事,所以爸媽的朋友常問他們說,您們家老大怎麼那麼乖巧呀?!

後來求學的過程平順、功課也名列前茅,從不讓父母擔心。上高中後,讀國中的弟弟首先信主,他向全家人分享福音,我雖然覺得基督教不錯,自己卻很排斥宗教,到了高二下,陷入一段長時間的失眠困擾,我心中恐懼著:若都無法睡著覺、我人生不就完蛋了,恐懼與失眠反覆攪擾、苦不堪言,開始認識到人其實是非常軟弱有限的。我心裡很痛苦、感覺人生很黑暗,甚至曾經有過兩次自殺的念頭。


很感恩的是,聯考前睡得還好,順利的考上了陽明大學醫學系,但我的心靈依然陷在恐懼、失眠的困擾中,記得有次上體育課,我看著艷陽高照的天空,感傷的想:陽光這麼強烈、卻照不進我心中的黑暗!

後來,有位醫學系的學長向我傳福音,他的真摯、懇切使我不得不去思考是否真有 神,我也認識到自己心中的罪與汙穢,的確需要 神的救贖,後來在大一下(1990年)我受洗了。學長教我禱告,說祂是又真又活的 神,會應允我的禱告。

經歷內在醫治、堵住生命破口

於是我想禱告看看, 神能否醫治一直以來我恐懼、失眠的困擾,那時我也得到一本屬靈書籍「內在醫治」(大光出版社),教導我要倚靠 神,於是在睡前,我把擔憂交託給 神,求祂使我正常入睡,結果幾乎屢試不爽,每次禱告, 神都奇妙的使我很快入睡!聖經上說:「你們要將一切憂慮卸給 神,因祂顧念你們。」(彼前五7)

然而,恐懼、睡不著覺的思想,仍偶會回來轟炸我,信主半年後,有一晚禱告時,我跟主說:「主啊!我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我選擇將憂慮完全卸給你,並且永遠不再拿回來!」禱告到很深的時候,突然間天開了,一道強光從天上射入我的心中,黑暗立即一掃而空,肩頭忽然感覺到重擔瞬間脫落,難言的喜樂瞬時充滿了我!我又看到 神用耀眼的黃金堵住一個水泥房間角落上的破口,我立即明白那就是我的心,破口使得蟑螂、老鼠隨意進來,而祂用祂榮耀的救恩堵住我生命的破口!我得救了,真的是出乎意外的平安!如同死裡復活般,我心中充滿了驚奇、感激與自由、輕省,原來 神是這麼的真實!從那時起,擔心失眠的恐懼再也沒有回來過, 神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啊!

深深經歷天父的愛 冰凍的心靈完全融化

信主後經歷了上帝的愛與醫治,大學時代,與團契基督徒有美好的連結,更在聖經真理上努力扎根。然而我隱約知道,需要 神更多的愛來充滿我、更新我。

醫學院畢業後下鄉服務,在桃園的教會服事,當時是1998年,在教會一次聖靈充滿的特會中,一位趙弟兄為我禱告時,看到一片廣大荒蕪的冰原,有座梯子從天空伸到冰原上、然後有金色的膏油緩緩順著梯子流下來,當膏油碰到冰原時,所有的冰塊轟然炸開融化掉。我聽完後嚎啕痛哭、不能自己。我明白這冰原就是我小時受創的心,如今天父的愛溶解了這顆凍結了20年的心靈。

同一年我認識了現在的妻子,兩人都有建立基督化家庭的願景。記得在剛交往時,太太為我禱告,領受到聖靈的感動,她對我說:「我看到你手中拿著一
個花瓶,不知怎的掉落在地上破碎了,碎片灑了滿地,你小心翼翼地把它們撿起來,重新拼湊、黏合成滿是裂痕的花瓶。天父對你說:『孩子,你不用那麼辛苦,我賜給你一個全新的花瓶、是完全沒有裂痕的。』」

我好感動,這不正是我內心的真實寫照嗎?我流下感恩與被愛的眼淚,天父真的是太了解我了。在 神的愛澆灌之下,我覺得我的心再次活了過來,成為有血有肉的肉心、不再是石心;也不再退縮、封閉,而變得開朗、活潑起來。聖經上說:「祂醫好傷心的人。」(詩147:3a)又說:「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結36:26a)這是真實的應許!

破除對權柄與父親的論斷 扭曲的個性得醫治

雖然 神的愛更新了我的生命,但我的自我形象不好、尤其很懼怕權威,這使得我的個性很扭曲,遇見權柄或權威人物時,都會不自主地緊繃、無法放鬆、忙著討好他們。而在禱告生活中,總感覺 神很遙遠、很嚴厲、很冷漠,我無法感受到被接納、被饒恕、被愛,雖然頭腦知道 神非常愛我的真理,情感上卻感受不到 神的愛。

2004年,有機會參加桑德福牧師醫治萬民特會之後,發現心中有個對於權柄、父親、天父反射性的誓言與論斷:權柄是會傷害我的!這是受傷之後自動啟動的防衛反應,而這也影響到我對天父的認知、無法領受祂的愛,因為祂就是最大的權柄。

我向 神認罪悔改,願意理解體恤父親的軟弱,因為我曾聽爸爸說他以前也是被爺爺這樣追著打的。我在主面前再次宣告,饒恕父親對我嚴厲的管教造成的傷害,並且奉耶穌基督的名,破除我生命中對權柄的畏懼與內在誓言,頓時感到釋放與無比輕省。沒想到隔天早晨剛醒來時,我經歷了聖靈的造訪,感覺到天父站在旁邊對我說:「孩子,因為你除掉了對我的論斷,所以可以經歷我的父愛;我要向你顯明我是一位熱情、主動、向你表達愛的父親。」

聖經說:「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他的人!」(詩103:13)自此,我對於天父的愛有了全新的認識。這是在我原生家庭中從未曾體驗過的,我經歷天父愛的擁抱,發現在祂的愛裏,我的自我形像逐漸被恢復、越來越健康了!

緊張的親子關係因 神的恩典而翻轉 經歷家庭祝福的傳承

我與妻子都非常看重家庭,結婚生子後,即或當時住院醫師訓練的階段非常辛苦,但夫妻兩人都願意付代價親自照顧兒子,值完醫院夜班,回家繼續值班照顧寶寶。

但兒子越大,親子關係的挑戰越大。兒子的個性是強勢主導型、而我是分析順從型,我下意識地會期待兒子像我一樣是聽話的乖乖牌,然而這不是他,於是常常惹怒我,當我生氣時,他會更生氣為什麼我常要強迫他、不尊重他?生活中大小衝突不斷,例如我提醒他手機不要拿太近、不要用太久,他就立刻閃人、鎖門、讓我吃閉門羹。

兒子國中時也常惹老師的氣,常被記警告、甚至小過、罰寫悔過書,成績也不佳。有一次我被氣到差一點想用父親嚴厲的管教方式、來破碎他的不聽話,然而我收手了、因我不願他受我受過的傷害。

我求問 神:「為什麼聖經叫我們不要惹兒女的氣、而他就可以惹我的氣呢?」 神回應我:「因為你是父親,應該要比兒子成熟、比他多擔待。」我經歷過天父的愛、知道祂的愛才是完全的、完美的,我願意學習祂的愛、祂的教養方式。

我開始承認自己的有限、並向祂求智慧,祂真的開始引導我,首先要與妻子連結,建立合一的教養觀,而且任何管教都要在親子連結的關係中進行。我們也讓孩子在教會中成長,讓他與天父建立個人的關係、甚至參與服事。

另外,牧者的遮蓋與鼓勵對我們的幫助很大,使我們能夠堅持對的原則。當我有所改變時,我發現兒子也開始改變了!現在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奇妙的是,兒子的成績也越來越好,潛力發揮、成績大幅進步,還被選為班長,感謝主!

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的發現印證了聖經中代代相傳的家庭祝福

讀臨醫博士班時,我學習到在2006年遺傳學的一個大發現:「表觀遺傳學」,說明環境中行為因素可以打開或關閉基因的表現、而且可以傳承至下一代;但很可惜沒有引起媒體的注意,以致多數人不知道這項發現,這項醫學研究,發現人可以藉由後來好的、健康的撫養環境,打開所關閉的優良基因的表現、終結掉原生家庭的負面影響,而且可以代代相傳;無論出生在什麼樣的環境下,只要被好爸媽撫養,就不用害怕會被原生家庭綑綁,受家暴的兒子不一定會成為家暴的父親。

而我們的天父上帝是最完美的父親,我們可以在祂完全的愛中被祂撫養、建立,並將祂的愛與祝福代代傳承下去,經歷聖經上所說的, 神說:「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申5:10)

有你們真好!

2008年,我在北醫與步態專家曾櫻枝助理教授合作研究血友病患的步態,受到病友高度的好評。也因為曾老師而認識了傳神。傳神目前與曾老師合作開設「尊榮步態健康關懷宣教」活動,用實際行動來幫助行走有困難的朋友或巴金森氏症患者,走出自信與健康,衷心祝福傳神每一位義工夥伴,你們有 神樂觀開朗的形象,有你們真好!

張家堯醫師小檔案

學經歷:
1. 國立陽明大學醫學系畢業
2. 台北榮總小兒部總醫師、主治醫師現任:
1. 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血友病中心主任、小兒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
2. 臺灣血栓暨止血學會理事榮譽:
嬰兒與母親雜誌票選105年度小兒科好醫師


2018-08-06T12:49:22+00:00
No announcement available or all announcement exp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