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是 化妝的祝福

饒恕與善終最好的榜樣──浸聯會主席粘碧鳳牧師

文◎粘碧鳳
口述 李瑞娟
採訪撰文 陳柔伊 攝影

在家暴環境下長大的粘碧鳳牧師,常常被父 親責打,傷痕和淚水是童年唯一的回憶。 粘牧師雖身處「人間地獄」,但她沒有讓苦毒情 緒在她心裡生根,相反的,她戰勝仇恨,在父親 臨終前帶領父親信主,至今很少人能做到「善 終」的行動,在她身上卻盡顯基督的愛、美善與 光華……。

因工作染上酒癮 從此打妻子小孩出氣

如果你問我,其實我也不知道爸爸為什麼要打媽 媽?打我,打哥哥、姐姐和弟弟。那個時候,爸爸 是公務員,在地政處擔任測量人員,媽媽是標準的 農家婦女,很獨立,很少跟父親要錢,每天都在做 手工繡花,掙一點錢給我們買吃的。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不是嗎?但自我有記憶以 來,晚上經常看不到爸爸。測量員的工作是一段時 間待在甲地、後來一段時間又要移到乙地,在外東奔西跑,沒有固定的工作地址。家裡也已經習慣沒有他,晚上無法和家人一起 度過,所以那樣的情形下常和同事聚在 一起聊天喝酒,一天喝一點,後來愈喝 愈多,染上了酒癮。

爸爸偶爾回家,媽媽勸他不要再喝 酒,他大聲回她說:「妳不懂!」媽媽 繼續念,爸爸受不了,開始打媽媽,還 一邊叫喊著:「我打妳就是因為妳沒有 同理心!」這個理由真是令人無法接 受,打人就不是不對,但爸爸染上酒癮 後性情大變,一喝酒就開始罵髒話、打 我們,週而復始。

後來爸爸變本加厲,徒手不夠,還拿 出菜刀來「修理」媽媽。好恐怖!有一 天我下課回家,找不到媽媽,爸爸在家 裡居然說:「媽媽被我殺了!」我好害 怕,一直發抖,當然爸爸並沒有這樣 做,但那時我真的好怕,怕媽媽萬一有 一天出事了怎麼辦?我覺得自己很可 憐,心中充滿了怨恨。

車禍剃髮身心加倍受創

白天,我上學,在校的人際關係也不 好。我的面容黯淡,內心陰鬱。對人, 我有很深的恐懼感,總是獨來獨往,害 怕又孤獨的情緒籠罩我。除了無法和同 學有正常的相處之外,有一次喝醉酒的 父親又逼我和弟弟跟他騎車出去,但車 子撞到路邊的牛車,當時我被緊急送 醫,因腦震盪醫生剃掉我的頭髮並住院 三個月。後來同學看到我的樣子,就開 始叫我「尼姑、尼姑!」被嘲弄,不被 諒解,更讓我寂寞萬分。

無時無刻,我都在想著,「等我國小 畢業就要離開這個家;等我國中畢業就 要離開這個家!」我雖然常常這樣想, 但始終沒有付諸行動,「如果我離開 家,媽媽會不會真的被爸爸殺掉?」每 一分我都在擔心,每一秒我只想盡我所 能保護媽媽。
媽媽會想放棄這個家嗎?她想過。雖 然一走了之很痛快,但留下四個小孩怎 麼辦?剎時她的心又軟了下來。反反覆 覆的思慮,無法做出最後決定。父母也 曾講到離婚:「老大給爸爸、老二給媽 媽、老三給爸爸、老四給媽媽。」我是 老三,竟然爸媽離婚後我是歸給爸爸? 我才知道,離婚不能解決事情,即使法 律上切割得乾乾淨淨,但事實上卻逃不 掉仍是他親生骨肉的事實。

鄰居無心指引 改變一個家庭

媽媽後來忍無可忍,趁著爸爸出外工 作不在家,她帶我們搬到鹿港,以逃避 父親。一段時間後,當父親探聽到我們 的下落,立刻叫一輛貨車把我們的家當 清空,逼我們回老家住。一下課,我回 到家,看到整間屋子空空的,不禁悲從 中來,淚水潰堤。
家暴、搬家、轉學、逃離、被帶回, 週而復始。姐姐經常被打,後來偏頭痛 嚴重,高中休學一年後才繼續升學。母 親被打到常常進醫院,我的遭遇也沒好 到哪裡去。媽媽不斷求神問卜,幾乎拜 遍彰化、鹿港一帶大大小小廟宇(大概 77間),絕望的同時,有一個鄰居告 訴我們:「要不要去對面那一間洋廟試試看?」

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 氣息進入你們裡面,你們就要活了。 (以西結書37:5) 那位鄰居不是基督 徒,甚至沒進過教堂,但她無心的一句 話,卻帶領我們認識耶穌,為我們家注 入了希望。從那一刻起,耶穌就是我最 大的倚靠和盼望,救我脫離了那毫無盼 望的環境。進教會、讀聖經,我的心愈 來愈喜樂。漸漸的,我的思想被開啟, 教會不只是醫院、愛的大家庭,也是我 的避難所。

父親看我「違背傳統」,像是找到了 一個「正當教養」的好理由,打我打得 更「勤」了!每次去完教會都會被他罰 站在門口,後來甚至不准我回家,我只 能在家附近的河堤遊盪,等他睡了我才 敢回家,睡幾小時又趕緊出家門,以免 被他逮到。有一次,還把我載去一處荒 郊野外揍我,把我丟在那裏。

孝順是帶父親認罪悔改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怎麼走過來的。可 能是媽媽溫暖的手和主的慈愛托起我, 才能讓我一路走到如今。媽媽今年83 歲,當年除了保護我們,還常煮一碗熱 燙燙的米粉湯放在餐桌上等我回家吃。 米粉湯裡簡簡單單的,沒有大魚大肉, 但清淡的米粉卻像我平凡的媽媽簡單、 樸實的愛。 受洗後,我開始服事。記得有一次在 領唱時,有人告訴我,「妳爸爸出車禍 了!」當下我很難過又緊張,心裡只想 著「一定要趕緊帶爸爸受洗,不然他要 下地獄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原本 充滿仇恨的心溶解了。

爸爸一個人的行為影響了全家人,不 僅讓我害怕婚姻,對愛情沒有憧憬,對 建立家庭更是沒有信心。《聖經》說, 「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 神的榮 耀;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 的救贖,就白白地稱義。」 那些從小在我心裡無法解決的問題:爸爸為什麼打媽媽?為什麼酗酒造成的 影響這麼大?一件一件被解開。回顧童 年,父親和母親的溝通方式到後來不斷 產生的誤會,連鎖效應就像骨牌般一張 一張倒下,華人說,家家有本難念的 經,但上帝差派那位鄰居使我們認識 祂,讓我們從此有盼望。

饒恕帶來恩典賜福

高中進入教會後,我開始邀請父親去 教會。遺憾的是父親到教會卻在台下大 聲罵講員,雖然這樣,但我還是不停為 他禱告。這不是說我認同父親的壞行 為,而是我知道,上帝會審判世人的 罪,我不需要自己充當上帝判他的罪, 因為報仇可能帶來一時的快感,但我就 會像當年的父親一樣,不會快樂,與其 讓那些痛苦的記憶繼續侵蝕我,不如放 下,交給上帝。因此對父親的行為,雖 然至今沒有答案,但我當時不再覺得自 己可憐、或世界是一片漆黑。我的心慢 慢鬆綁,漸漸能裝進愛,也能傳遞愛。 「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 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5:44) 我23歲那年,父親罹患癌症。

我仍持 守為父親禱告。愛一個人很難,更何況 是愛那個曾經毒打你的人。因饒恕才能 愛,聖靈持續在他心裡作工,在他離世 前,他認罪悔改歸向主。深深呼籲跟我 有同樣遭遇的人,除了要通報社會單位 外,最好也能進入教會認識基督信仰。 因著饒恕,我讓父親「善終」──道 愛、道謝、道歉、道別,我也和我的仇 恨告別,跟仇恨切割,與愛聯合,新生 命得以展開。 苦難讓我更深知自己的使命。後來我 進入神學院攻讀心理諮商碩士,和先生 牧養浸信會義美堂教會,到今年已滿30 年,不僅開放社區諮商服務,關顧社會 上需要幫助的家庭,也到學校擔任輔導 室講師訓練義工。大女兒在美國攻讀音 樂博士班,小女兒在紐約讀心理諮商碩 士今年剛畢業,年初我也被選為浸聯會 第一位女主席,因著童年的苦難,讓我比別人有更敏銳的洞察力,「焉 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 今的機會嗎?」(斯4:14)苦 難是化妝後的祝福,一切都是主 的恩典!

傳神事工 一路滴下愛的脂油

關懷弱勢獨居老人一直是我們教會多 年來所關注的事工;在與傳神接觸的過 程,看見李執行長帶領一群年紀已經不 輕的義工們,無畏寒暑,持續服務協助 病弱孤苦的獨居老人時,我的內心非常 感動。 神也讓我明白,祂呼召不同的 人,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領域,服事 不同的人。我們雖然未能直接參與傳神 事工,服務孤苦獨居的老人家,可是我 們卻能用奉獻和禱告與傳神同工我願意 從自己的教會開始,呼籲弟兄姊妹參 與,盼能擴及更多教會與個人。讓我們 一起來為傳神奉獻禱告,一起來與傳神 關懷獨老!


2018-07-05T16:20:24+00:00
No announcement available or all announcement exp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