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詩篇 46:1


【希望線上】希望線免費請你看電影『我想念我自己』,圓滿結束!看完這部片子,讓我又再一次的感謝 神!為什麼感謝 神?我常跟我們的義工們說,你的身上也許有高血壓,也許有些慢性疾病,但起碼你們都還記得你們的家人,你們還可以出來喝下午茶,還可以出來聊天、打麻將,還可以出門看電影,還能給上帝掌聲…,這些都是神的恩典,應該要大大地感謝 神。

 

問題的最後唯有回歸到「愛」
《我想念我自己》其實談論的不只是阿茲海默症,而是在談論一個家庭面對這個病症最真實的反應,遇到這樣的問題會怎麼處理?從一開始女兒的叛逆到最後面和女兒的對話,最後還是回歸到「愛」。片中的愛麗絲曾經和她的先生說「我好希望我得的是癌症」,阿茲海默症可怕的地方就在於你得到這個病之後,你還有可能再活十年、二十年,就像我的父親,他可以說是帕金森症的奇蹟,我只能說家庭的照顧真的非常的重要;也許我的家人沒有一百分的愛,但是我的父親在他的眼裡看到了家人。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繼續拍福音寫真?為什麼不拍電視節目?因為我看到我的父親得了帕金森症,這個過程裡面,我看到了人的無辜、人的無奈。帕金森症跟阿茲海默症雖然不大一樣,但是起因都在於人體細胞的病變,而且同樣的,患了這兩種病,照顧他們的家人會很累,真的很累…他們會時常遺忘事情,有時候我們也必須配合他們演出,但這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地方在於「他是有感受的」、「他是有尊嚴的」,同樣的問題已經回答十遍以上了,但是偏偏一問再問!一般的人通常會如何?會生氣,但是你生氣的時候,他們有沒有感覺?有,但是他感覺到的卻只是你兇他。所以我覺得,不管人健康不健康,在人的老化過程當中,如果你沒有做好準備,如果你沒有在這段過程中好好的跟你所愛的人相處、溝通,當你到了生命後半段,你可能沒有辦法享受到這份愛。

 

迎接高齡化,傳神願與更多人相遇
我們的組織在20年前叫做「傳神關懷傳播協會」,我們從拍攝福音寫真、從拍攝影片到書籍出版、最後到居家照顧,是因為我們面臨到上帝給我們的異象:未來不管是台灣還是中國,還是新加坡,甚至是整個華人世界都必須面臨到的一個事實,那就是少子高齡化,人口越來越少,但是老人越來越多。如果我到了六十五歲,還可以出來看電影、喝咖啡,那簡直是一件太美好不過的事;但如果那時候的我們是在安養中心,我們記不得我們的家人,家人也沒有時間來看我們。請問,你會活得開心嗎?
在面臨老化的過程中,也許你的壽命可以經由藥物延長,但我們仍然會面臨到許多藥物沒辦法解決的問題,像是片中提及的阿茲海默症,醫生到現在都沒有辦法解釋這種腦內細胞的病變。傳神裡有一位義工,她今年已經八十歲,她的先生已經過世,一個人住在台灣;如果她今天不健康,如果今天她患了這樣的疾病,我不知道她會去哪裡,但是很感謝神;因為神,讓我們相遇,讓她從失神到傳神。

 

陪伴,就是老人最需要的「給予」
傳神的義工們不同於一般的義工,因為傳神的義工有一個很特別的意義,那就是「因信稱義,為主做工」。我們不是單純的義務工作,義務工作可以只是穿上統一的制服去探訪老人,但是傳神的義工們都很清楚知道一件事「如果上帝給了你一場意外,要你離開這個世界,提早到祂的身邊,你的家人可以接受嗎?」我們隨時都要準備好見主的準備,所以我很喜歡《我想念我自己》的結局,因為它不僅是告訴我們一個故事的結局,而是告訴我們,故事還會繼續走下去…。
故事的最後,女兒雖然也很有可能因著基因也遺傳到媽媽的病,但是她仍然陪在媽媽的身邊。一個老人,最孤單的時刻不過是當你年紀大了,而子女卻沒有辦法陪你。如果你有孩子,你會不會期待孩子在你的身邊?所以我們需要有「居家照顧」。很多人會認為傳神很偉大,覺得傳神很懂得去做照顧,也有很多人會問我們說,為什麼傳神不開安養中心?為什麼不去開立一個老人機構?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而不是成天陪著健康的老人。但是我很想告訴各位,你們都非常的優秀!因為你們還有給予的能力!老人不應該只站在「被給予」的位置,你們也可以站在「給予」的位,為自己創造一個更精彩、更充實的人生下半場。

 

覺得煩惱很多,身邊沒有人了解你嗎?
覺得自己很累,生命找不到出口嗎?
世界雖然不完美,但你絕不是孤單的!
拿起電話,撥打0800-00-8185,「希望線」將會陪伴您一同面對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