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是一帖止痛藥

傾聽,是一帖止痛藥

傾聽與陪伴,有時需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

記得有一次接受媒體採訪,談憂鬱與自殺的主題,記者問我:「對憂鬱的人該講些什麼,才能幫助他們?」這似乎也是許多人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然而,這個問題恐怕很難有一個統一的標準答案,因為,每個人所面臨到的人生困境與人格特質都不一樣,是以恐怕沒有哪一句話,對任何人、在任何情況下都適用,我常半開玩笑的說,如果真有那麼有效的詞句,我就把它列在一張紙上,給我的學生們背好,他們就可以馬上去精神科執業或開業了;且有時若太急於「講」一些人生大道理,不見得對那些正處於心痛的當事人有所幫助,在某些時候,「聽」反而比「講」更能貼近當事人的心。

我們該如何去傾聽一個處於低潮的人講話?我常喜歡把中文裡的「聽」字給拆開來看。首先,「聽」字中有「耳」而非口,要提醒自己少搶話,多給當事人空間;再者,「聽」字中有「目」,眼神適度的注視對方,別不經意的頻頻看手錶或手機,這會讓當事人誤以為你嫌聽他講話的時間已太長,即便您真有此感,也要小心表達;其三,「聽」字中有「心」,即便您覺得他自憐自哀的根本沒道理、根本自找,也要有同理心的聽完,因為身陷憂鬱的是他,您不見得要「同意」他的觀點,但要能「同理」他的憂愁或恐懼。

許多人都會問該對憂鬱的人講些什麼?其實,有時候「聽」比「講」更重要。傾聽,是一帖止痛藥!是一帖無形的止痛藥。如果您身邊有憂鬱的人,且您有時間幫助他,不妨用上述原則,聽他講講心中的感受,若有人願意傾聽,對當事人將是很寶貴的療癒。

但是,如果您身邊有極度低潮的人需要「二十四小時長時間陪伴」,也請您不要只是一個人去應對他,您一定要找到其他人可以跟您換手;若您沒有找人跟您換手,讓您可以偶爾喘口氣,而是獨自長時間的陪伴一個極度低潮的人,一個不謹慎,自己的情緒也可能被他給拉下去。傾聽與陪伴,有時需要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