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讚美衣的母親

三個孩子是 神為我預備的團隊,是我的夥伴、戰友,我們在灰塵中被抬舉起來,我們願意讓 神使用我們影響別人的生命。

文◎施羽

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以賽亞書61章3節)
施羽,是創作歌手,幾年前雖然婚姻破裂,但是她仍然立定心志,不發怨言、緊緊的抓住 神。

失婚後她不僅勇敢的承擔責任,獨自撫養三名子女。如今更擴大服事的領域,除了用音樂創作,作為世界性的宣教傳福音工具,也在台灣巡迴校園、福音機構、在教會親自陪伴輔導青少年及家長,為要在失衡的這世代,使父母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母,協助更多破碎的家庭和失喪的靈魂來認識上帝。

我從來不後悔曾經有過這段婚姻,因為這婚姻曾給我許多祝福,它使我的生命能更成熟、美好。雖然遺憾最後我們走向了分離之路,但在歷經這苦難的同時,卻也讓我經歷到 神的真實。

信的人就有神蹟

從2000年開始,一直渴望孩子卻無法順利懷孕的我,曾接連流產五次。當時因讀到聖經撒母耳記裡的哈拿,為了不孕而到聖殿呼求上帝憐憫,於是,上帝垂聽她的禱告賜下撒母耳。當下的我似乎看見一個希望,並單純的相信,上帝若能做在哈拿身上,也必定會因為我的呼求而做在我的身上;「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馬可福音16章17節)

我因此不住的禱告,並深深地相信主必成就我的心願,再加上許多人為我祝福,果真是 神的憐憫回應,使我在四年之內陸續生下三個孩子。

他們是神的孩子,我只是管家

我分別把三個還在我腹中懷孕時的胎兒,一一的獻上給 神;因為我相信他們的生命都是從天父而來,所以更要把生命主權交給 神來掌管。
全能的父神必會看顧保守自己的孩子;當我相信祂的能力超越所有,就使我這個做母親的心更加安穩、全然交託。

由於我的童年過得不如意,父母對我的教養也有很大的問題,導致我的行為在青少年期有些許偏頗。所以在信主以前,我被失敗和挫折感深深捆綁,心靈極度痛苦內疚;年幼時做的無知決定,例如:離家出走讓父母擔心、放棄學業不盡學生本份、頂撞父母不尊敬……。幸好多年的罪疚感因為明白真理後而被主拯救釋放,人生才有機會重來一次。

有了這樣的經歷,我立下心志,必定要用聖經的準則來教育我的後代,讓他們認識真理,引導孩子們走 神喜悅的路。

孩子們從六歲開始讀聖經,我盡力給他們良好的環境、教育、藝術音樂的薰陶,更在品格上教導他們,在思想價值觀上謹慎地建造他們。

我知道我不僅是孩子的管家,更是他們的榜樣,所以言行舉止、待人處世、道德倫理、品德修養等各方面,就自然更加的要求自己。我立下心志要成為 神忠心的管家,我相信,只要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神,我凡事都能行。

即使洪水氾濫,主仍掌權!

2013年,我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場風暴,我的婚姻出了很大的問題,使我不僅失去了婚姻,還要獨自扛下養育孩子的重責。俗話說的,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那種突然的無奈臨到,我卻無力擋掉。

只是還好當風暴來時,雖然大水氾濫,但我的主仍坐著為王。主不是睡了,才允許海水翻騰、波濤洶湧。原來風暴的臨到才更能證明主的同在;如果我能在此風浪中安然渡過,那是因為祂命風浪平靜。而我相信不管要在風浪中震盪多久,只要 神在我的船上,我的心就覺得牢靠,無比平安。是的,祂是我的靠山,讓我勝過了對失婚的恐懼。

回想當初還不是如此,剛和我前夫分居時,實在難以平復心裡的那種失落,一個跟你住了15年的人,竟然說翻臉就翻臉,突然一夕間變成一個陌生人,那連續劇般的荒謬劇情,怎麼哪天在我的家庭中真實上演了?我形容不出的惶恐不安,因為突然要我獨自去面對未來,就彷彿斷了一隻手臂,失去了平衡,完全無法接受事實。也因為太害怕了,所以白天也哭、夜裡也哭、想到就只能哭,卻還不能丟掉責任,在傷心的同時,仍舊要照料孩子,關照他們各方面的需要。

常常在痛哭完之後,我會轉個向對 神禱告。而那種禱告幾乎都是說不出話來的禱告;因為我是在完全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裡猜測,然後只能在疑惑與情感的煎熬中大聲地呼求,主啊!主啊!呼求結束就再繼續痛哭,哭到肝腸寸斷般的心碎。那是我人生中最深層的一處黑暗,所幸為期不長。在每次我呼求,主啊!主啊!哭倒睡著的那一刻,仿佛 神的光一次次的照進了我的黑暗,祂把我的腳步,慢慢地引到了平安的路上。

因我們 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章78-79節)

突然有一天我決定不再這樣任性哭泣,我選擇跟過去完全切斷;放下疑惑,不再看背後。雖然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沒有任何答案,但是我相信我所遇到的事情都是上帝所允許的,我也願意首先選擇饒恕那個傷害我的人,只因為我相信,唯有忘記背後,才能專注的努力面前。

撒好種、結好果

因為離婚的關係,人身在國外更是感覺自己如同無根的浮萍。所以最後決定帶著孩子搬回到台灣。這迫使孩子們因為父母的一個決定,而無奈地要概括承受所有;遷離他們落地深根的環境、學校、朋友、團隊……。孩子當時因此百般的不諒解他們的父親,覺得委屈時,就常常躲著哭也不讓我看見。在當時半大不熟的十初頭年齡,他們的心思卻一夜間突然成熟,令我看了好心疼。

記得有一次,當他們用不諒解父親的語氣為我抱不平的同時,我心中產生了矛盾。我知道即使孩子們正在安慰、同理我,若是觀念有錯誤,我也不能失職不糾正他們。

因為曾經我跟上帝立過約,雖然十多年過去了,但是我從來就沒忘記過,我答應神,要用聖經的真理來教育敬虔的後代,所以就更不能允許孩子們心裏存有任何的負面思想。

我知道是那從 神來的力量,讓我能夠轉個向,先暫時忽略自己情感上的傷害,然後清楚明確的提醒孩子們,那原本就應該教導他們的:「孩子啊,當你們的父親年老了,扶養他就是你們的責任,或許未來你們可以因為不高興,選擇不跟他住在一起,但是絕不能讓他挨餓、受寒、居無定所。因為過去他曾辛苦的賺錢,盡心的撫養你們。即使他現在做錯事情,但這些都不能抹滅過去他在你們身上付出的。」

我咬緊牙根,即使心裡痛苦、即使需要演戲,也不能在孩子的面前批評他們的父親,更不能將絲毫的仇恨、苦毒加在孩子們的身上,因為栽的是什麼、收成的就會是什麼。若我要逞一時的口快,若為了要發洩自己受傷的苦悶情緒,就自私的把負面思想傾倒給孩子,那麼我就要有心理準備,未來必須要花費更大的功夫,來重新扭正他們的偏差思想,這會是件令人悔恨不已的事。

但是感謝上帝實在很愛我,總是在很微細的小事上提醒我,給我力量,讓我有一顆超越天然人的柔軟心腸,好用 神的眼光來憐憫得罪我的人。當我每次想到時,就會跟孩子們一起為他們的父親來禱告,這在孩子們的面前,確實是一個學習的好樣式。

他們未來即使遇見人生或多或少的不公平待遇,但是當我們願意選擇用寬恕的心來回應時,我們的心是比別人更自由的,因為我們選擇不被仇恨拘禁捆綁,而是用饒恕去釋放那得罪我們的人,使過去所發生的負面事件,都沒有機會來影響我們未來的每一分鐘。

饒恕帶來醫治與修復

我們回到台灣後,他們的父親知道了消息,應該是由於羞愧吧!從來不敢開口邀約孩子們見面。以我對我前夫的了解,他除了對孩子深深的愧疚外,應該還有更多的思念,甚至他應該比我們都痛苦孤單。

在聖經中, 神勉勵我們要做「和平之子」,於是我幾次的鼓勵孩子們主動約他們的父親吃飯,終於孩子們提起了勇氣,在一次兩次的相聚後,從起初的尷尬,到後來,三個孩子竟然願意和我一樣,很快的完全放下內心對父親的不諒解,選擇饒恕他們的父親。上帝在他們親子之間做了一個醫治修復的大工作,現在他們的感情比過去還更親密。當我知道他們不再有隔牆時,我比什麼都開心,因為愛已經遮掩了一切的過錯,每個人的生命都被 神修復重建,就好像原本有故障的機器,要修理好才能再使用。我的生命也因為如此才有修整的機會。

我常跟人開玩笑說, 神在我的生命中動了一個大手術,雖然手術的過程非常的疼痛、不舒服,也需要一段修復期。但是大病痊癒後,我如今才能帶著健康重新出發,也才能走得更長遠。
 

用生命影響生命

過去我殘缺不足的生命,經過一次次的磨鍊,如今終於可以勇敢地把我僅有的獻上。除了養育自己的三個孩子,在今年初我接下教會的青少年輔導職責,牧養40位青少年,用我那些因為各樣的磨難所練就出來的生命、用愛心、耐心和更寬大的包容心,來幫助這些徬徨的青少年。我相信唯有捨掉自己的時間來陪伴他們,才能從這堅固的互動關係當中,去教導、引領他們的生命,修正他們的偏差。

我的三個孩子現在也跟著我一起服事,不管是去宣教、參與敬拜團、服事青少年、這三個孩子就是 神為我預備的團隊,是我的夥伴、戰友,我們在灰塵中被抬舉起來,如今穿上讚美衣,用各樣的方式來頌揚那給我們新生命的主。我們願意只跟隨祂,願意生命讓 神來使用,使用我們的生命來影響別人的生命,這就是我們如今活著最大的使命了。

至於我,和我家, 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約書亞記24章1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