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為我唱合音

我覺得在唱流行歌的時候就是在敬拜神,並非把敬拜與流行歌演唱區隔開來,所以遇到不同宗教的歌曲,我就堅持不唱。

文◎林美璊 口述
傳神編輯室 整理

資深音樂人林美璊老師,是華人流行音樂界的合音天使鼻祖。她合作過的知名歌手及錄製過的唱片和聲不計其數。「傳神的歌」1~5集,她幾乎全程參與,除了主唱以外,還參與每首詩歌的編曲及小提琴演奏。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詩歌如:輕輕聽、主是我力量、願意愛祢……等,都是神給她的恩典詩歌,皆出自她的內心感動。

美璊老師的人生起伏經歷,台前光鮮亮麗、歌聲優美動聽,台下的人生卻動盪折騰;然而,神的大能使她在軟弱中得能力、得剛強,成就一段美好的信心之旅。願這位信心英雄所經歷的人生,能激勵、堅定你我所追求的信仰!

嘴唇不提別神的名號

唱流行音樂,最重要是投入感情,讓音樂的呈現更豐富,以前唱流行歌曲就是流行歌曲,但重新認識神,開始學習在教會唱詩敬拜後,神不斷在調整我,我覺得在唱流行歌的時候就是在敬拜神,並非把敬拜與流行歌演唱區隔開來,所以遇到不同宗教的歌曲,我就堅持不唱。

我回想早期年輕的時候,可能某個專輯裡面會提到別的神或偶像的名字,但現在我是絕對不會犯這樣疏忽的錯誤。有一次我跟學生去錄音,竟是一貫道的音樂,當中也有提到耶穌。我一看,就說請你們馬上找別人來,這首歌我絕對不會唱,製作人還很疑惑無奈的跟我說唱歌就唱歌,還需要這樣分嗎?

雖然不被人諒解,但我仍堅持自己的工作與信仰是一致的,我相信唯一真神的名,絕口不提其他神明或偶像的名,我也相信我的神喜悅我這樣做。

兒子生病,是價值觀的一大轉折

為了照顧罹患第一型糖尿病的兒子,將近十年的時間,人家找不到我,都說不用找了,她都在教會當義工,包括我的學生都說璊姐不唱了。其實我沒有說過我不唱,只是大家都傳聞我不唱了。到2006年,因為劉家昌老師的邀請,我才又接軌回到流行音樂界。

兒子七歲發病,一直到現在廿七歲了,還在打胰島素,感謝主,他今年結婚,遇到一位很體貼很優秀的基督徒妻子,那是上帝的憐憫與恩典。

我一直在想,我先生還沒有信主,所以我好像沒有資格做見證,更稱不上是信心英雄,但是傳神執行長李志偉勉勵我,信心英雄並非都是成功人物、並非都是要殉道犧牲,我們每個人,服在神的恩典之下,誰有資格呢?

但是,當我們確實承認自己的軟弱,憑著信心仰望神的時候,我們的生命經歷,也許能扶持別人一把,那我們所走的路,未嘗不是一段信心之旅!

賺得世界,賠上親子與夫妻關係

很多人讚美我是一位好媽媽、好信徒,為了照顧兒子,放棄十年賺錢的機會,在教會認真當義工。其實不然,當馬偕小兒科醫師告訴我,孩子酮酸中毒已經很嚴重時,我不停的禱告,可是當神留兒子性命下來那天,我才發現原來我沒有辦法給我的孩子多一口氣,沒有辦法延續他一秒鐘的生命,如果他就這樣走了,那我賺這麼多錢要做什麼?

所以我的價值觀崩盤了,發現我那種「趁年輕多賺錢」的觀念和生活作息,都受到很大的考驗!所以當新莊敬拜中心的李文正牧師和同工來探望我的時候,我還跟牧師吐苦水,說我放不下;我在思想,孩子出院後,我是不是可以請護士來幫他打胰島素,因為我還要繼續工作。

文正牧師聽完,語重心長的告訴我:「璊姐,我們為你禱告,讓你對上帝有更大的信心,因為人生有得必有失,如果你的兒子七歲時你不照顧他,到了十七歲他就不會聽你的。」

年輕時候的價值觀跟現在不一樣,是神把我拉回來調整我,不然我會一直這樣下去,最後可能唱到掛掉或變成另一個人。因為我非常缺乏溝通和拒絕的能力,只會埋頭苦幹一直撐。上帝透過兒子的病,讓我發現原來我的家庭只是一個空殼子,我跟丈夫孩子一天講不到五句話,因為工作忙,我失掉婚姻跟家庭,即使賺得了全世界,也買不回親情、家庭。

宣教士的愛心與耐心,助我重建信仰

上帝透過兒子的事,把流浪在羊圈外的我找回來;跟傳神的合作,也是一個信仰重建的契機。傳神全省巡迴佈道會,因為廖秀卿宣教士從大陸回來,執行長邀她跟我們去佈道會,前面幾場她都沒有來,但是台南場那天早上,她打電話跟執行長說她有感動要跟我們去台南,我和她住在同一間房間,我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認識秀卿宣教士的。

回來台北以後,我們都在傳神,她一對一帶我靈修,那段時間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她約我會談,我總是一直更改時間,因為我們這種工作,時間難以掌握,可是她都很有耐心的等我。

那時,我也想了解現在教會都在唱什麼歌,我知道的都是小時候長老會的傳統詩歌,但每次秀卿宣教士唱詩,一把吉他,也沒keyboard,只有一個和弦,就可以讓我感動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我想說奇怪,上帝好像都知道我的心,每次禱告,我就哭得淅瀝嘩啦。這些歌都是近代的創作,與傳統詩歌不同,而且譜上沒有旋律,只有字,所以我跟不太上。

但那個階段的一對一教導陪伴,影響我很深,我開始想重新認識神,小時候,覺得上帝遙遠不可及,此刻卻覺得上帝摸著我、上帝知道我的一切,這是我信仰重生的關鍵。

沉迷電玩,無法自拔

曾經,錄音完或是錄音臨時取消,我就一定出現在延吉街的「太陽神」電玩店,我總是坐在角落,而且一次不只玩一台,至少兩台或是三台,常常很緊張大吧或獎金被別人拿走。

陳揚老師見過我迷拉霸的模樣,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問我:「美璊,你是不是不知道怎麼跟自己相處,所以才陷在拉霸裡面?」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有思考過。

那個時候,我逃離秀卿宣教士,因為我覺得自己生命中有很多不堪的事情,後來她告訴我,她禱告,神說鬆手讓祂自己管,所以她就鬆手,只是為我守望禱告,她明白誰勸都沒有用,於是約我的姐姐、妹妹、妹婿為我禁食禱告,後來我開始覺得不想要這樣下去,所以我半夜拉完拉霸回去,關起門來,曾經三次哭求上帝救我。

當我兒子生病時,我還沒有脫離拉霸,我還在想等他好了我再去!結果有一天李文正牧師為我們禱告,禱告完以後,他跟我說:「璊姐,你要注意你的心思意念!」我嚇了一跳!上帝太厲害了,連我在想去拉霸,祂都已經透過牧師提醒我。

就是這些微小的事情,我體會到上帝真的很愛我,透過牧者、家人的禁食禱告,一步一步把我帶離誘惑;然後透過兒子生病,讓我看到家庭、婚姻的價值觀崩盤,後來,我就開始晚上不接錄音,白天跟兒子進內湖國小當志工。

神真的是恩待我,在孩子進小學的時候,我當志工,認識了一些基督徒,我們在學校成立了合唱團,我教志工及社區中有興趣但不太會唱歌的人,現在回想,是神在那個過程訓練我教學技巧和能力,如果沒有那個時候開始慢慢學習,我現在不會去台藝大教課。神知道我不擅長言詞,我會唱但是不見得會表達,祂透過環境陶造磨練我。

數算主恩,願在職場榮耀神大名

現在年紀大,感覺到唱歌的控制能力不像以前那麼自如,每一場演出我都禱告,請求聖靈來幫我,沒有聖靈幫助,我會活在擔心裡面,怕自己影響了演唱會。沒有靠上帝的恩典,我真的沒有辦法順利完成每一場演唱。感謝主,我60歲了還可以唱,每唱完一首,我都感謝上帝、感謝耶穌、感謝聖靈,我邊禱告邊唱,每一首都是這樣才能完成,開完演唱會,我就禱告把榮耀歸給神!

除了唱,如果我沒有在職場上看到傳福音的機會,那我是不是變成只是在賺錢?這一定不是上帝的計畫,以前唱,部分原因是因為需要錢,經濟要我扛;但是上帝在調整我的動機後,讓我學習在職場上,把神的榮耀活出來,去跟周圍的人見證上帝的恩典,這是我現在一直在做的事,也求神幫助我,讓我未來比現在做得更好。

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