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棄醫傳道

峰迴路轉後回到老本行,並創辦臨終關懷、生死教育的機構

文◎傳神編輯室

「轉行」,在香港社會並不少見,只是「醫生轉行」卻是鳳毛麟角。他,馮家柏醫生,曾在行醫多年後,投身全職傳道,又在看見臨終患者的需要時,創辦香港拉撒路會。

談及其中的峰迴路轉與領悟時,他說:「香港如果少了一個醫生,或是一個正規傳道人,損失不會太大,但是,此類的基督教背景機構則『少一間就少很多』。」

棄醫傳道的念頭 他醞釀了15年

馮家柏1981年從醫學院畢業,喜歡假日時在住家附近邊散步,邊思想神的話,以及看聖經和禱告。隔年,他為前路思索:「到底醫生的路要怎樣走?還是去唸神學?」選擇後者,即代表要放棄醫生事業,因神當時並未直接回應,他於是繼續行醫。

1995年,他任職於某醫院的精神科,因為母親在家中洗手間跌倒,造成肩膀脫臼,送往該醫院急救,卻因不受控制的內出血,入院10日便去世。此事對他產生極大衝擊,並因此離開此間醫院,轉而在外開設診所。

因為診所生意實在太好,他每每都要等到下班,在駕車回家期間,才有時間思考前路問題。「是要選擇繼續當個醫生?還是轉而去唸神學?」經過一年多的反覆思索,終於在1996年底,他領受感動,決定走上全時間服事的道路。事實上,他從1982年起,就已經有投身全職的打算。

當時馮家柏已經結婚,要放棄當醫生的高薪厚職談何容易?以往他每次遇上問題,很快便找太太來商量,但這個重大決定,他反而沒有這樣做。但在他下定決心兩個星期以後,太太主動來問他是否有心事,他便和盤托出。

因太太出身基督化家庭,岳母也是虔誠基督徒。「在我跟太太戀愛期間,岳母已指出日後我可能會走牧師的道路。」所以當他說出心底話,太太也不覺得突然,反而全力支持。

1997年,他在中國神學研究院進修道學碩士,並於2000年畢業,開始全時間服事。

之後,他認識一對夫婦,帶領他們查經,於是得知一間醫院的進修學院要聘請主任,既是醫生,又可傳道,他認為頗為合適,於是從2002至2004年,便在醫院傳福音,其間也經歷香港遭SARS肆虐。

2005年,他到禮賢會粉嶺堂擔任傳道,這是間位於中學內的教會。那時他已四十多歲,與十多歲的青少年有相當大的代溝,於是感到自己已不大適合此事工。「在此三個多月後,便求問神想我做什麼,這時期便有創立關懷臨終病患的機構拉撒路會的意念,並開始籌備。」並在半年後離任原職位。

感受到臨終病患及其家人的需要

作為醫生的馮家柏,本身已有較多機會接觸死亡,而有意創立拉撒路會,則是因為母親在離世前3天於醫院受浸,以及SARS期間,為臨終病患安排視訊會議,兩件事都代表臨終病患需要支援,而坊間有關的服務並不足夠,基督教背景的更是缺乏。

「經營拉撒路會並不容易,沒有差會在背後支持,起初是想當前線輔導病患或其家人,但由於資源有限而無法做得太多,經過多年經驗總結,認為目標應該轉為生死教育的工作,即是推出課程、講座和活動,來提升大眾對臨終處境的認識,以及加強面對喪親的能力。坊間這方面的教育也很缺乏。」

由於拉撒路會不是商業機構,馮家柏便在草創時期兼職醫生,直至2016年年中機構運作已上軌道,而他也可以在醫院當全職醫生。「感謝主上班時間還不錯,下班後有時間處理拉撒路會的事務。」

如此棄醫傳道,又在上帝的帶領下被擴充,如今又回到老本行,並透過拉撒路會服事臨終患者與家屬,他如此說:「當我決定不做醫生時,心想在香港少一個醫生對社會的損失不會太大。

而在2005年作了半年傳道人要放棄,又想到香港少一個常規的傳道的損失也不會太大。至於在2006年創辦拉撒路會,由於香港缺少這類基督教背景的機構,少一間就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