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服神,讓我更蒙福

文◎陳芸 口述
傳神特約編輯李瑞娟 整理

在傳神有著「虎姑婆宣教士」稱號的陳芸,今年87歲,個性勇敢又大膽,從小聽父母的話、婚後聽先生的話、信主後聽上帝的話,「每次禱告,神就幫助我!」聽神的話語是她生命的第一順位,正面積極的性格和活潑開朗的笑容,溫暖了周遭每個人……。

執行長一面辛苦拍攝車隊行程、一面帶隊,一面又要照顧我們大家的安全,本來在隊伍前面的他不知何時繞到後面,只聽到他大聲喊著:「注意,現在是下坡,大家一定要小心!」這是今年老不休騎士的「聖誕環島傳騎」活動,目前已近活動的尾聲,正從台中潭雅神綠園自行車道要北騎至三義。

聽到執行長喊著,我也開始注意路況。一看是下坡、分岔路口沒有紅綠燈、右側停滿車、來往的車輛又多,我心裡警覺要與前車保持安全距離,又開始禱告:「神啊,請保守我們的隊伍!」突然,我看到前方有一輛車子慢慢打著右轉燈,我想讓他先走,於是我漸漸往馬路中間靠,但後面一台白色轎車逼向我,我耳邊一陣強風,「唰」的一聲從我身邊呼嘯而過!

「只差一點點就撞到了!」執行長從我後面大叫著,大聲說:「陳芸,我在後面一直叫妳,妳怎麼都沒聽到?」他臉已經發白,直說心臟差一點停止跳動。隊友們蜂擁而至,左拍拍、右摸摸,他們都被剛剛那一幕嚇得驚魂未定,我趕忙說:「沒事!沒事!」其實心裡很感動,因為這麼多好朋友們在身旁關心我,這情景好像回到小時候,在大家庭生活的模樣……。

對媽媽順服 蒙福在神的道路上

民國廿年,我出生於福建省福州。雖然生長在一個保守又傳統的年代,但我卻有一位不會重男輕女且相當疼愛孫女的祖父。爸爸也受祖父的影響,是一位非常開明且溫和的人,供給我最好的教育,也讓我過著不愁吃穿的優渥生活。

上面有兩個哥哥,下面有七個弟弟、妹妹,我排行老三,卻是長女,所以個性負責又獨立,哥哥做甚麼就想跟著做,他們不教我騎腳踏車,我就扶著牆壁偷偷學;不教我游泳,我就跑到溪邊偷偷學,不過有一次被爸爸撞見,他擔心得一直罵我。

初中時我生了一場大病,於是請假在家休息。那一陣子爸爸駐守台灣顧生意,加上大陸時局有點緊張,所以媽媽讓我去台灣找爸爸。沒想到卻從此改變我的人生。

從「不信到信」 翻轉整個人生

來台後,爸爸就沒帶我回去。每天跟他吵著要回家,想念媽媽、想念弟弟妹妹、想念家裡的景色。但是爸爸沒有一次帶我回去過,我的心情真是盪到了谷底,那時候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民國三十七年,國共內戰接近尾聲。爸爸把兩位哥哥送來台灣讀大學,我和伯伯一家人住在西寧南路;民國三十八年九月,爸爸搭上最後一班飛機到福州,從此兩邊不能再聯繫,我和我最愛的家人也從此分隔海峽兩邊,直到民國七十一年才得以見到已九十幾歲高齡白髮蒼蒼的老母。

民國三十九年九月,我考上金甌女中。家附近的一位同學是基督徒,常常帶我去許昌街教會做禮拜,雖然在大陸很排斥這個信仰,但是到了台灣也不知怎的,就很喜歡去教會。每次聚會完回到家已經晚上十點多。

哥哥擔心的一直罵,覺得很煩又不想停止聚會的我,腦中突然浮出一段經文:「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七7)我向主耶穌禱告回家不要讓我碰到哥哥!說也奇妙,每一次我禱告就不會碰到哥哥,忘了禱告就一定碰到哥哥。我心裡就感覺到,上帝一定是真實存在著的神。

互信互諒是建立美滿婚姻的基石

讀書時,親戚介紹了一位男孩給我,我們穩定交往。畢業後一年就結婚了。婚後,我把銀行的工作辭掉,專心當家庭主婦,到教會做主日成為我的習慣,也是我精神的支柱。

我和先生認識時都是慕道友,結婚後他也同意並尊重我去教會。之後陸續生了兩個孩子後,每次到教會都要騎很遠的腳踏車,載著小孩也很危險,遇到下雨更是不方便,所以我又向神禱告:「去聚會很不方便,希望家裡附近就有教會。」不久真的就開了一間新的教會。我又再一次感覺「神真是一位聽禱告的神!」

民國四十七年,我們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先生跟我互相尊重,凡事「先商量後實行」,因為彼此互信、互諒,所以斯文客氣的他加上豪邁順服的我,帶出一家子的和諧氣氛。

孩子陸續長大後,我開始想回職場上班工作。但是先生不放心,就開出一個條件想讓我知難而退,常跟神親近的我,自然又向神禱告:「我喜歡工作,求神為我安排一個符合先生開的條件的機會!」

沒想到,花蓮門諾醫院正值擴建階段,需要人力,這工作也正適合我。「你若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你在城裡必蒙福,在田間也必蒙福。」(申廿八2-3)結婚前,聽媽媽的話到了台灣,開啟了我的新生活;結婚後,聽先生的話,家庭和樂;一路走來,上帝用祂的慈愛愛護我,讓我沒遭受過一絲風浪,也沒對金錢缺乏過。

神親自去感動人,比什麼都有效

民國六十六年,先生退休,孩子也都各自獨立,再度恢復兩人的生活。互相陪伴了十年,日子愜意自在。在後來的十年,先生開始生病,體會到身體的重要性。

因為和先生的感情很好,不爭吵、不對罵,但是我發覺人在生病後,情緒會變得很糟。醫生說要他做復健動作,像撥撥算盤、把手拿高這種「小孩子」的舉動,他就會覺得很幼稚而拒絕配合。看到先生這樣難溝通,我心裡就開始著急,常常弄到兩人意見不合、自己也很生氣的地步。

我徬徨難過的時候,神又是我的安慰,我把照顧先生的苦悶,透過禱告告訴祂,「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果真,上帝憐憫我的軟弱,坐上計程車去醫院的途中,我被先生擠到靠在門邊,只好把右手抬起來抓住門桿,但沒想到,司機一個緊急剎車把我的手骨折成兩半,手臂瞬間縮短了二分之一。

於是我們兩個一個骨折躺醫院、一個中風做復健。但沒想到,原本看似悲慘的事,居然後頭還跟著一個喜樂,像是上帝的祝福一般,把我的困難都解決了!因為骨折,我得以住醫院好好休息、暫時不用照顧先生;因為骨折,先生看到我還這麼堅強,讓他覺得自己很不應該拒絕醫生的指示,反而自己更努力復健,讓我有兩個重要的體悟:一是如果你要去做某些事,一定要先把自己調整好;二是神親自去感動人,比我們自己去費盡心思還有效。

銀髮海嘯新浪潮 您準備好沒?

照顧病人的壓力真的很大。或許就是從那時候起,我才更體會「義工」的偉大,或許就是那時候,神在我心裡撒下一顆為人服務的種子,才讓我在先生過世後得以順利進入傳神,才這麼無怨無悔的想貢獻自己的力量,讓每一位獨居老人或養老院的老人都能因為我的一點點付出,而得到最大的幫助。

我沒做過領袖,但傳神讓我勇於向年老的自己宣戰;在教會裡,我也希望大家別把我們這種年紀的老人看成是次要的,我也相信在這一波銀髮海嘯中,身為「老不休騎士團」團長的我,已經預備好迎接歸主浪潮的復興當中了!我準備好了,那你呢?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