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對身心的影響



胖者的身心表現與生活品質很早就被學者注意到了。研究發現,肥胖者對於自我形象的認同是比較差的,也就是自信心通常會不足,這個影響從幼童肥胖到成人肥胖都類似。肥胖者(BM I值在27以上)發生「低自尊」的情況是一般人的四倍之多,即使只是「超重(BMI值介於24 至27)」的人,也比一般人有接近三倍的「低自尊」表現,甚至於有些孩子,只是被他的祖父母認為「稍胖」的一些,就可能比平常的孩子多出兩倍的的「低自尊」情況。

   就像我,平常在人前的表現向來都是威風凜凜、自信十足,但是,我在這裡可以跟大家坦白,在我肥胖的那二十多年,其實都是「打腫臉充胖子」、強自振作,基本上對自我形象是相當沒有自信的。過去常有人說我虎背熊腰,或戲稱我是「關西大漢(我是新竹關西客家人)」的時候,
其實我心裡都是在淌血的,聽完都會努力節食個兩三天。
    有很多研究發現,肥胖者因為自信不足,在社交生活上比較容易有社會退縮的情形(這跟我們過去刻板認為「心寬體胖」的印象是很不同的),甚至於在求職方面,也比較容易遭受歧視,尤其在一些特定的行業,例如演藝性的工作等,體重往往造成很大的影響。
    肥胖者的體能因為體重的關係,或是因為肥胖造成心肺功能影響,表現也會比較差。即使是BMI指數在標準體重範圍內,但是脂肪比例過高的隠性肥胖者(即俗稱的「泡芙族」),他的體適能(身體適應環境刺激的能力)也明顯較正常人為低,例如:一般超重或肥胖的人爬樓梯,就會比較容易喘。
    我剛到美國唸書的時候,到舊金山去拜訪一位朋友,他帶我在城裡走來走去。我幾乎每到一個景點都氣喘噓噓,因為舊金山的地勢高高低低的,每一處都耍爬坡,而我只耍走個幾步就無法承受。
    但是減肥後,我跟一些朋友去爬山,可就是完全不同的情況了。兩年多前我到大陸貴州去訪問,跟著一群友人到旅館旁的小公園遊覽。我跟一位從小愛運動的學長並駕齊驅、一馬當先快步的往前走,另一位同行的教授身材只是略胖,卻跟在我們後面汗如雨下,一直大叫:「你們兩個走這麼快,要把我整死了!」貴州跟舊金山很類似,是有名的「地無三里平」,小小的公園高低差也有百來公尺。而這時是我減重成功後的頭一年,體重約74
公斤、BMI是23.8。
    此外,過去的脂肪組織所造成的慢性發炎,也會影響到性器宫的血流供應,降低性功能。很多研究顯示,肥胖者的婚姻生活普遍較差,這個部分就不是只有心理作用,功能的衰退也是重要原因。如前所述,肥胖者的體能較差,容易疲勞,加上自我形象的不滿及信心的喪失,都容易引起性功能的障礙,甚至於因為體型的限制,也會影響到性行為的進行。